迪士尼彩乐园

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迪士尼彩乐园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以梦为马/跨度长篇小说文库

  • 定价: ¥52
  • ISBN:9787520512541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文史
  • 页数:224页
  • 作者:瘦谷
  • 立即节省:
  • 2020-01-01 第1版
  • 2020-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以梦为马:今夜就出发,一日就是千里。骑着闪电的马匹,我在它的速度上疾驰。
    五千年的凤凰,五千年的车。
    五千年的明月,五千年的诗。
    写作《以梦为马》,作者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写作快感;作者希望,读者在阅读《以梦为马》的时候,也会享受到阅读的快感。至少,只有作者有了写作的快感,读者才会有可能有阅读的快感;而没有快感的写作,带给读者的阅读一定也是枯燥和滞塞的。

内容提要

  

    本书是一部长篇小说。是一部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作品。两千年前天汉时代夏安和朱丹的故事,现在夏安和朱丹的故事,还有以夏安、朱丹为人物创作《以梦为马》的写作者老谷的故事。三个故事相互穿插,相互关联,编织起扣人心弦、感人肺腑的旷世爱情。叙事斑斓缤纷,想象瑰丽丰富,构思精巧细腻,语言曼妙优美。

作者简介

    瘦谷,本名赖大安,四川新都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生于1963年,1981年参加工作,曾任中原石油报社记者、中国文化报社编辑。1985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诗集《永恒的家园》,短篇小说《红蚁之舞》《模糊》《红麦穗》,中篇小说《开始于一场大雪的回忆》《悬置》《挣扎》,散文《闪电中的鸟》《城市寓言》《秋天的童话》等。作品曾获台湾第四届梁实秋文学奖散文奖、河南省首届新人新作散文奖等。

目录

《以梦为马》无目录

后记

  

    写作的快感(后记)
    《以梦为马》这么短的一部小说,我竟然写了一年。在一年之中,我几乎不能写别的东西,一直对缓慢行进着的人物和故事保持着兴奋。这对我来说,实在难得。我是一个急性子的人,一颗钉子三两下砸不进墙里,就会扔了榔头。记得《以梦为马》写了快一半的时候,电脑出故障,写好的东西丢了三四万字。在确认不能找回文件之后,我坐在电脑前傻了一个多小时,结果第二天就又“化悲痛为力量”,开始重写,并没有受到那种不能“恢复”的打击;而过去,有好几篇小说写到半道遭遇如此“变故”,我的写作情绪都一蹶不振,最后不了了之。
    现在想来,这大约与《以梦为马》内容和形式本身有关。在这部小说中,电脑成了跨越时空的媒介,电脑是魔术师手中的魔盒,是孙悟空手中的金箍棒,是故事开始的地方,也是故事转折的支撑点——通过电脑,小说从数字化的存在转化为现实人生,或者从现实人生转化为数字化的存在。这给我一种电脑游戏的感觉、一种探寻故事走向的多种可能性和闯关式的历险。既是游戏,自然就会有失败的时候,也有死机的时候,无形中写作的缓慢和丢失文件这样的“灾害”虚拟了,所以自己的失败感也就被弱化了。
    我是一个在写作上情绪化比较严重的人,换一句话说就是有着很大的写作局限。我个人认为,一个写作者的写作基本上建立在他内心关注、向往、熟悉的事物上。因为他的关注、向往和熟悉,他的写作才会变得轻松愉快,也才可能获得写作的快感。反言之,任何写作者都会为某种“命题作文”(为钱、名、权,也可能是某种不得不完成的任务)的写作而痛苦,并远离。我何尝没有这样的愿望——可以写作任何题材的作品,但常识告诉我大约只有妄想狂才会痴迷于此。写作《以梦为马》,我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写作快感;我希望,读者在阅读《以梦为马》的时候,也会享受到阅读的快感。至少,只有作者有了写作的快感,读者才会有可能有阅读的快感;而没有快感的写作,带给读者的阅读一定也是枯燥和滞塞的。
    写完《以梦为马》之后,我试图保持那样的写作状态和情绪,但却有一种不得要领的感觉。我明白,一个人的写作不是一成不变的。一个写作者的关注、向往和熟悉是随着时代的变迁和他个人的阅历而流变着的。对于我而言,我大约属于那种把握宏观大局能力低下的人,是在生活面前退后一步那种“进取心”较弱的散淡的人。这些都决定了我这些年的写作取向,对宏大叙事望而却步,只是回望和虚构,在事后的经验积累中重构往日的景象。
    我想,难道这些都不能修正和更替吗?
    我想是可以的,我也必须在顺流漂行中融入新的风景,另一部《飞走的爱情》的小说就是我身在北京外观和内视的映象。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1
    我是夏安。第一次见到朱丹是在我今生的第一次西部之旅中,与朱丹相识相知则是随着以下的叙述和情节的推移而加深的。此外,这是一部现在已经开始了的被称为小说的书,我和朱丹是其中两个主要的人物,其余的人物列位看官会在随后的阅读中见识到的(如果你们不随手把这本书扔下的话)。这是我所知道的事实(虚构的事实)。在这个冗长的故事中,还有许多我不知道的诸事的因由。也就是说,我和朱丹一开始就处在这个故事的三维时空中,而不是处于故事的原点上。譬如,我的过去,我的少儿时代,我不知道;还有我的大学同学,他们是谁?他们在哪里?我好像一个失忆的人,或者说就像一台还没有输入任何程序和指令的电脑,我的记忆和头脑等待我的主人慢慢地使唤和灌输。事实上,我更像小说中的人物,因为列位看官无须知道我的过去,我便没有了过去——或者说我的过去得等待我的写作者的唤醒——这取决于在文本行进中有否必要。这算不得比喻,因为我确实是小说中的人物。即使现在,我对自己来到河西的敦煌文史研究院做访问学者仍然有一种空茫的感觉,但我对于敦煌文化艺术的丰富知识使我对自己当下的工作表示满意,并赢得了师友们的好评。对我而言,能够亲临敦煌做自己喜欢的研究,确实是一件令人喜出望外的事情,但令人喜出望外的事情总给人一种幸福来得太突然的梦幻感觉——就像阅读一部小说(又一个整足的比喻)。
    这是问题的症结,我想,也许以下的解释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在这如同引子一般的故事之始,我得告诉列位看官,我并不是这个文本的叙述者,我仅仅是参与了这个文本的叙述而已;而作为情节的设置者也就是这个文本的首要叙述者老谷,原想做一个传统小说的作家,永远躲在故事的背后“事不关已,高高挂起”。这使得我,一个在他的小说中听他任意摆布的笔下人物(事实上是电脑中以文字形态存在的人物),同时也是这部小说的阅读者难以忍受。在他叙述的进行时态中,我和这个文本中的另一个主要人物朱丹便时常参与或修正老谷的叙述,并让躲在“台后”的老谷走到“前台”来,接受我以及列位看官的话问和审读。
    好吧,让我们来看看故事是怎样开始的。
    2
    刚来到敦煌文史研究院的时候,我向院方表达了我作为一个首次来到敦煌的访问者,需要深入每一个洞窟中去,感知那历久弥新、辉煌灿烂的艺术之光;虽然我已经从画册、CD~ROM等媒介中熟知其中的壁画和塑像。院方给了我一份形如城市里公共汽车月票似的小本儿,我拿着它可以自由地出人莫高窟,并可以找到管理人员进人那些平时不对外开放的洞窟中。
    刚开初的那些天,我混杂在形形色色的游人中间,跟随一个漂亮而又解说丰富生动的女孩子(无须问询,她是莫高窟的解说员,这才是故事的真正开始),从一个洞窟走到另一个洞窟,从晦暗之中走到光明的地带,再从光明的地带走到晦暗的洞窟中,瞳孔时大时小,在我理性的感知受到莫高窟艺术之美的震撼,内心里得到莫大满足的同时,我的眼睛却备受折磨。每一天的游客都不同,他们来自日本、美国和欧洲各国,总之他们看上去都既有钱又有闲余的时间,而且还都有爱好中国古代艺术的文化基础。他们的身体散发出的气味也各不相同,在有着泥土的腥涩气息的洞窟中,他们的体味常常会使我感到鼻塞;所以,我总是和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而宁愿和那些来自内地的艺术院校美术专业的穷学生待在一起。
迪士尼彩乐园    P1-3

 
博发彩票登陆 桔子彩票官网 一品彩票注册 博发彩票APP下载 大象彩票计划 河北快3基本走势 大象彩票计划 海鸥娱乐系统 吉利彩票投注 博发彩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