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彩乐园

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铁衣/跨度新美文书系

  • 定价: ¥52
  • ISBN:978752051109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文史
  • 页数:217页
  • 作者:程步涛
  • 立即节省:
  • 2020-01-01 第1版
  • 2020-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铁衣/跨度新美文书系》是著名作家程步涛的随笔,收入了《一片红冰冷铁衣》《九月授衣》等佳作。在书中,作者读史忆旧,凭栏远眺,提供了人生的美好记忆,展望了生活的美好前景。认真梳理自己和时代走过的路和留在路上的足迹,而这足迹里,蕴藏着文化的风声雨声。

内容提要

  

    在这本随笔中,作者读史忆旧,凭栏远眺,提供了人生的美好记忆,展望了生活的美好前景。认真梳理自己和时代走过的路和留在路上的足迹,而这足迹里,蕴藏着文化的风声雨声。
    平静的叙述,丰富的情感,诗化的语言,缜密的思考,使作品别具一种魅力。正能量,高品位。

作者简介

    程步涛,祖籍河北,自由迁徙安徽,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自皖西入伍,原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多年服务于军队的出版工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

目录

辑一  永远是鹰
  九月授衣
  永远是鹰
  望南方
  船夫号子
  遥望远山
  情忌
  虔诚
  梨花年年开
  诗歌的城市诗歌的河
  战争回声
辑二  红蓝往事
  流淌的河与流淌的记忆
  求得墨宝添春色
  一个水兵和他的海之梦
  又是枫叶将红时
  一片剑气冲牛斗
  苦菜花开也清香
  天高地阔路亦远
辑三  仰望星空
  一片红冰冷铁衣
  我和我用过的三支步枪
  塞外听鼓
  老营
  我知道你为了谁
  阅读土地
  走进楼兰
  常会想起那条船
  一个人的战争与和平经历
  铁马冰河人梦来
  戈壁腾龙
  历史的记录者
  旧部
  阿力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九月授衣
    记得是入伍后的第一个深秋,连队要发棉衣了,我们在操场上席地而坐,听指导员做发放服装的教育。
    指导员姓高,叫高峰。他说,他父亲给他起的名字叫高风,1948年参军时,文书笔误,将“风”写为“峰”,他一看,“峰”也不错,山之顶端,《蜀道难》中有“连峰去天不盈尺”句,豪壮得很,索性就改成了“峰”。
    李白的诗是指导员随口念出来的,20世纪60年代初,连队战士文化水平普遍不高,多不知李白为何许人,更不知道《蜀道难》为何物。为此,我着实在班里得意了一番,摇头晃脑地背诵了一通“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之后,又胡吹海谤地侃了一番蜀道,无非是如何之险如何之高如何之峻如何之奇,把全班人唬得一愣一愣的。
    二十多年后,我真的在川西的大山里走了一趟。在山问村店住下的当夜,我在记事本上写道:畏途巉岩,夜月空山,想起当年在班里吹蜀道,真可谓黄口小儿,不知天高地厚。
    指导员知道了我在班里吹牛一事,全连在背包上坐下后,让我站起来,问我可读过《诗经》中的《七月》?可会背?我说,可能背不全了。指导员说,能背几句背几句。我平静了一下心情,便“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之日觱发,二之日栗烈……”地背起来。背毕,指导员问,可能给大家解释解释?我又把自己的理解讲了一遍。指导员冲我点点头,说,你坐下吧,我也念一首诗给大家听听。然后,翻开一个小本念起来。那诗描写的是一位在大兴安岭修筑铁路的战士,在第一场大雪临降之际,收到家乡一个姑娘寄来衣物时的心情。诗句平易好懂,亲切感人。以后,我才知道,这是铁道兵一位叫周纲的诗人写的,题目就叫《九月授衣》。指导员念完合上本子,又问,谁知道孟姜女送寒衣的故事?唰地,许多人举起了手臂,显然大家更熟悉这个传说。于是,又有人站起来给大家讲述了一遍。
    这之后,指导员才言归正传,说,下午发冬服,当兵了,夏发单,冬发棉,这是人民的关怀,我们要用练兵习武的实际行动感谢人民。大家鼓起掌来,天空秋阳正艳,一阵风吹过,金黄的梧桐叶从繁茂的树冠上徐徐飘落。
    我至今仍认为,高指导员是我遇到的第一位将文学作品运用于连队政治教育之人。到机关工作后,每当春季和秋季下连队,我都下意识地询问,如今发放服装,可还进行专题教育?连队干部回答,把发放规定念一遍就行,规定上意义写了许多呢。
    我不能责备基层的同志方法简单,每年发放服装时,规定都写得非常详细,意义、规格、方法、要求……条理分明。一年四季,话再好,也不能老讲呀,念一遍规定了事。可我还是觉着放弃这极富情感色彩的思想教育机会实在可惜,这可是连队诸多教育中,最可以展现施教者才华,将枯燥单调的教育艺术化的不可多得的机会哟。
    对于由服装所传导的情感,没有什么人能比军人的感受更强烈了。每次领取服装后,我总是放在床上,一件一件地端详许久。每在这时,心里就要热上好半天。“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唐·孟郊《游子吟》)、“寒衣密密缝,家信墨痕新”(清·蒋士铨《岁暮到家》)、“八尺龙须方锦褥,已凉天气未寒时”(唐·韩僵《已凉》)……这些浸透了亲情的句子,便无比生动地闪现出来。
    大军征战,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粮草按现在的话说,就是后勤保障,衣物自然也在其内。古往今来,或陈兵布阵,或屯垦戍边,多则数十万人马,少则三两名士卒,千里万里,粮秣给养总能送到军帐之中,这粮草官委实功不可没。可做衣裳的人呢?赵洁如先生在他的《诗经选译》一书中,径直把“九月授衣”译作“九月要为官家做冬装”,这官家怕不只是县衙府衙皇亲国戚,还应包括挥舞刀剑驰骋沙场的军队。最早,军队没有被服厂,这做寒衣的活计自然包含在摊派到百姓头上的杂役中。大名鼎鼎的豫剧艺术家常香玉唱红全国的《花木兰》中,不就有“穿的鞋和袜,还有衣和衫,千针万线都是她们连”的唱词嘛!至于在共和国创立的过程中,人民做军鞋、缝军衣、送粮草、救伤员,支援前方的动人事迹,更是数不胜数。那些珍贵的实物至今仍陈列在博物馆里。要不,陈毅元帅怎么会写出“靠人民,支援永不忘,他是重生亲父母,我是斗争好儿郎”的铿锵诗句呢?怎么会有“革命是人民用独轮车推进北京城”一说呢?
迪士尼彩乐园    P3-5

 
大象彩票登入 福建快3 帝皇彩票官网 大象彩票APP 吉利彩票开奖 桔子彩票开奖 桔子彩票官网 帝皇彩票登陆 博发彩票APP下载 大象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