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彩乐园

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迪士尼彩乐园中国文学-散文

河流的秘密(布老虎散文)

  • 定价: ¥40
  • ISBN:9787531356493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春风文艺
  • 页数:312页
  • 作者:苏童|编者:张学昕
  • 立即节省:
  • 2019-11-01 第1版
  • 2019-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布老虎散文系列是我社布老虎丛书的重要子品牌,作家门槛最高,全部为中国当代获得过国际大奖和茅盾文学奖的一流作家。2019年我社将推出布老虎散文的首批作品,包括贾平凹、苏童、余华、麦家、阿来等名家的散文名篇,结合中小学语文阅读及名篇数字化立体开发。《河流的秘密(布老虎散文)》是著名作家苏童散文随笔集。

内容提要

  

    《河流的秘密》是首批布老虎散文之一,作者是中国当代著名作家苏童。本书收录苏童散文70余篇,涵盖了苏童的全部散文代表作,如《自行车之歌》《三棵树》《河流的秘密》《露天电影》等,尤其是追忆童年和故乡、南方的抒写尤其重要,此外还包括少量苏童谈外国作家作品和小说艺术的散文随笔作品。

目录

自行车之歌
三棵树
雨和瓦
金鱼热
城北的桥
苏州北局

河流的秘密
飞沙
女儿红
女裁缝
女人和声音
露天电影
童年的一些事
初入学堂
九岁的病榻
母校
过去随谈
六十年代,一张标签
二十年前的女性
水缸回忆
关于冬天
夏天的一条街道
鬼故事
一个城市的灵魂
南方是什么
锴把异乡当故乡
南腔北调
沉默的人
口头腐化
自我保护
薄醉
说茶
出嫁论
狗刨式游泳
直面人脸
人吓人
败家子
父爱
自助旅行
饶舌的益处
纸上的美女
不拘小节的人
苍老的爱情
时光隧道
莱比锡目记七篇
吃客
螺蛳
卤菜
鱼头
绸布
点心
白铁铺子
理发店
肉铺
卖药
茶馆店
虚构的热情
散文的航行
寻找灯绳
我的读书生涯
读纳博科夫
镜子与自传
美声唱法、信天游和镣铐
短篇小说,一些元素
把他送到树上去
——卡尔维诺《树上的男爵》读后
如何与世界开玩笑
——辛格《卢布林的魔术师》读后
我为什么写《妻妾成群》
谁是谁的卧室
谈谈《包法利夫人》
周作人的“夏夜梦
王琦瑶的光芒
——谈王安忆《长恨歌》的人物形象
小说是灵魂的逆光
童年生活在小说中
文学作品中现实生活的魅力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自行车之歌
    一条宽阔的缺乏风景的街道,除了偶尔经过的公共汽车、东风牌或解放牌卡车,小汽车非常罕见,繁忙的交通主要体现在自行车的两个轮子上。许多自行车轮子上的镀光已经剥落,露出锈迹,许多穿着灰色、蓝色和军绿色服装的人骑着自行车在街道两侧川流不息,这是一部西方电影对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北京的描述——多么笨拙却又准确的描述。所有人都知道,看到自行车的海洋就看到了中国。
    电影镜头遗漏的细部描写现在由我来补充。那些自行车大多是黑色的,车型为二十六寸或者二十四寸,后者通常被称为女车,但女车其实也很男性化,造型与男车同样地显得憨厚而坚固。偶尔会出现几辆红色和蓝色的跑车,它们的刹车线不是裸露垂直的钢丝,而是一种被化纤材料修饰过的交叉线,在自行车龙头前形成时髦的标志。彩色自行车的主人往往是一些不同寻常的年轻人,家中或许有钱,或许有权。这样的自行车经过某些年轻人的面前时,有时会遇到刻意的阻拦。拦车人用意不一:有的只是出于嫉妒,故意给你制造一点麻烦;有的年轻人则很离谱,他们胁迫主人下车,然后争先恐后地跨上去,借别人的车在街道上风光一回。
    我们现在要说的是普通的黑色的随处可见的自行车,它们主要由三个品牌组成:永久、凤凰和飞鸽。飞鸽是天津自行车厂的产品,在南方一带比较少见。我们那里的普通家庭所梦想的是一辆上海产的永久或者凤凰牌自行车,已经有一辆永久的人家毫不掩饰地告诉别人,还想搞一辆凤凰;已经有一辆男车的人家很贪心地找到在商场工作的亲戚,说,能不能再弄到一辆二十四寸的女车?然而在一个物资匮乏的时代,这样的要求就像你现在去向人家借钱炒股票,只能引起对方的反感。
    有些刚刚得到自行车的愣头青在街上“飙”车,为的是炫耀他们的车和车技。看到这些家伙风驰电掣般地掠过狭窄的街道,泼辣的妇女们会在后面骂:去充军哪!骑车的听不见,他们就像如今的赛车手在环形赛道上那样享受着高速的快乐。也有骑车骑得太慢的人,同样惹人侧目。我一直忘不了一个穿旧军装的骑车的中年男人,也许是因为过于爱膳他的新车,也许是车技不好,他骑车的姿势看上去很怪,歪着身子,头部几乎要趴在自行车龙头上,他大概想不到有好多人在看他骑车。不巧的是这个人总是在黄昏经过我们街道,孩子们都在街上无事生非,不知为什么那个人骑车的姿势引起了孩子们一致的反感,认为他骑车姿势像一只乌龟。有一天我们突然冲着他大叫起来:乌龟!乌龟!我记得他回过头向我们看了一眼,没有理睬我们。但是这样的态度并不能改变我们对这个骑车人莫名的厌恶。第二天我们等在街头,当他准时从我们的地盘经过时,昨天的声音更响亮更整齐地追逐着他:乌龟,乌龟!那个无辜的人终于愤怒了,我记得他跳下了车,双目怒睁向我们跑来,大家纷纷向自己家逃散。我当然也是逃,但我跑进自家大门时向他望了一眼,正好看见他突然站住,他也在回头张望,很明显他对倚在墙边的自行车放心不下。我忘不了他站在街中央时的犹豫,最后他转过身跑向他的自行车。这个可怜的男人,为了保卫自行车,他承受了一群孩子无端的污辱。
    我父亲的那辆自行车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出产的永久牌。从我记事到八十年代离家求学,我父亲一直骑着它早出晚归。星期天的早晨我总是能看见父亲在院子里用纱线擦拭他的自行车。现在我是以感恩的心情想起了那辆自行车,因为它曾经维系着我的生命。童年多病,许多早晨和黄昏我坐在父亲的自行车上来往于去医院的路上。曾经有一次我父亲用自行车带着我骑了二十里路,去乡村寻找一个握有家传秘方的赤脚医生。我难以忘记这二十里路,大约十里是苏州城内的那种石子路、青石板路(那时候的水泥沥青路段只是在交通要道装扮市容),另外十里路就是乡村地带海浪般起伏的泥路了。我像一只小舢板一样在父亲身后颠簸,而我父亲就像一个熟悉水情的水手,他尽量让自行车的航行保持通畅。就像自信自己的车技一样,他对我坐车的能力表示了充分的信任,他说:没事,没事,你坐稳些,我们马上就到啦!P1-3

 
帝皇彩票开奖 博发彩票开奖 华夏彩票注册 帝皇彩票平台 大象彩票计划 迪士尼彩乐园 状元彩票平台 吉利彩票计划 大象彩票计划 博发彩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