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彩乐园

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暗香(修订版)/丁立梅散文精选集

  • 定价: ¥38
  • ISBN:978751551894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金城
  • 页数:263页
  • 作者:丁立梅
  • 立即节省:
  • 2019-11-01 第1版
  • 2019-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著名暖心作家丁立梅散文精选集之三,感悟、哲理、温情类的文风朴实灵动,文字清新感人,贴近生活,沁人心扉,读后令人爱不释手。
    本书收录了《任性的水仙》《满架蔷薇一院香》《一似美人春睡起》《人与花心各自香》《每一寸时光,原都是缤纷的》等作品。

内容提要

  

    《暗香》是丁立梅散文精选集之三。本书对原书进行了全新修订,对原书过半以上的文章做了删减与增补,且增补的文章都是近几年新创作的精品。全书共收入上百篇充满爱与哲理的智慧箴言,弘扬生活中无处不在的真、善、美。她的文风朴实灵动,文字清新感人,贴近生活,沁人心扉,读后令人爱不释手。本书侧重描写花草、四季、故乡美食、童年的人与事等。

作者简介

    丁立梅,笔名梅子,《读者》《青年文摘》杂志签约作家。丁立梅作品温情动人,既有深厚如山的亲情,又有炙烈如火的爱情;既有无声的相望,又有疾呼的挽留,被读者誉为“最暖人心的作家”。代表作有《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等待绽放》《你在,世界就在》等,其中《花盆里的风信子》入选新加坡中学华文课本。

目录

第一辑  满庭芳
  水沉为骨玉为肌
  任性的水仙
  宝盖草
  二月兰
  像菜花一样幸福地燃烧
  花间小令
  有美一朵,向晚生香
  结香年年
  紫粉笔含尖火焰
  满架蔷薇一院香
  绣球花
  相见欢
  暗  香
  茉莉香
  看  荷
  一一风荷举
  大丽花
  一似美人春睡起
  祖母的葵花
  一树一树紫薇花
  费尽心思染作工
  旱莲草
  丁香花开
  人与花心各自香
  染教世界都香
  闻  香
  菊  事
  华丽缘
  富贵竹
  一梢堪满盘
  才有梅花便不同
  花都开好了
第二辑  四时好
  初  春
  醉春风
  被春恼
  看  春
  相逢又一春
  打  春
  每一寸时光,原都是缤纷的
  一代一代的春天
  五  月
  夏  夜
  听  蛙
  天上的云朵,地上的小孩
  秋  意
  叶子的狂欢
  仲秋小令
  秋天的风
  秋天的滩涂
  阳光的味道
  雪白的雪
  岁末小记
  折得一两枝蜡梅
第三辑  风入松
  母  亲
  老裁缝
  铜锁表弟
  棉花的花
  白日光
  萍
  细小不可怜
  吹芦笛的二小
  棉花匠的爱情
  幸福的中草药
第四辑  点绛唇
  霜后的青菜
  青菜的天下
  萝卜相会
  良家莴苣
  平民菠菜
  买一把葱回家
  百朵千朵丝瓜花
  念念樱桃
  我的什锦月饼
  牛皮纸包着的月饼
  左手月饼,右手莲藕
  白山芋,黄山芋
  豌菜头
  爆米花
  冷锅饼
  家乡的年糕
  竹叶茶
  吃  茶
  一把桑葚
  荠菜卿卿
  舌尖上的思念
第五辑  清平乐
  走亲戚
  采一把艾蒿回家
  端  午
  焦  雪
  挂在墙上的蒲扇
  天  水
  晒  秋
  白棉花一样的阳光
  棉被里的日子
  鸟窝?菊花
  稻草人
  那些远去的农具
  冬日即景
  槐树和喜鹊
  糖担子
  田螺变成的小姑娘
  掸  尘
  乡下的年

前言

  

    草木有本心
    喜欢一切的花草树木。
    我以为,所有的草木,都长着一颗玲珑心,天真无邪,纯洁善良。
    没有草木是丑陋的。如同青春美少女,不用梳妆打扮,一颦一笑,散发的都是年轻的气息,清新迷人,无可匹敌。
    草木从不化妆。所以花红草绿,都是本色。我们常说亲近自然,其实就是亲近草木。我们噼里啪啦跑过去,看见一棵几百年的老树要惊叫,看见满田的油菜花要惊叫,看见芳草茵茵要惊叫。草木却不惊不乍,活着它们本来的样子。
    草木也从不背叛远离。你走,草木不走。你遗忘的,草木都给你记着呢。废弃的断壁残垣上,草在长。游子归家,昔日的村庄已成陌生,他找不到曾经的家了。一转身,却望见从前的那棵老槐树,还长在河畔。还是满树的青绿,树丫上,依旧蹲着一只大大的喜鹊窝。天蓝云白,都是昔日啊。他的泪,在那一刻落下。走远的记忆,都走了回来,他童年的笑声,仿佛还在树下回荡,丁丁当当,丁丁当当。感谢草木!让人的灵魂找到归宿。
    每一棵草都会说话。它说给大地听。说给昆虫听。说给露珠听。说给小鸟听。说给阳光听。喁喁,喁喁。季节的轮转,原是听了草的话。草绿,春来。草枯,冬至。
    每一朵花都在微笑。一瓣一瓣,都是它笑的纹,眉睫飞扬。对着一朵花看久了,你会不自觉微笑起来,心中再多的阴霾,也消失殆尽。这世上,还有什么坎不能迈过去呢?笑也是一天,哭也是一天。不如向一朵花学习,日子笑着过。
    新扩建的路旁,秋天移来一排的樟树。可能是为了好运输,所有的树,一律给削去了头。看过去,都光秃秃的一截站着,像断臂的人,叫人心疼。春天,那些树干顶上,却冒出一枚一枚的绿来,团团的,像歇着一群翠绿的小鸟,叽叽喳喳,无洪清限生机。
    草木的顽强,人学不来。所以,我敬畏一切草木。
    出门旅游,异乡的天空下,意外重逢到一片蓝色的小花。那是一种叫婆婆纳的草,在我的故乡最常见。相隔千万里,它居然也来了。天地有多大,草木就走多远。海的胸怀天空的胸怀,都不及草木的胸怀,它把所有有泥土的地方,都当做故乡。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是啊,草木不伪不装,自然天成,大美不言。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水沉为骨玉为肌
    街上的花店里,有水仙球卖的时候,我买了两个。
    家里有两只很漂亮的水仙花盆,田螺形状,青釉的,古典得很。这是一个友人从陕西给我带回来的。陕西多古董,我便认定了这两只花盆也是古董。每年的冬天,我都会买了水仙来陪它们。只需一泓清水,装上水仙,两只“田螺”便立时鲜活灵动起来。
    看水仙在“田螺”的背上生长,是件十分有趣的事。眼看着从它白色的鳞根处,冒出一点一点的嫩黄。心里面知道,那是长叶了。把它搁窗台上,那儿是阳光最为充足的地方。每日里,我时不时地跑过去看看。阳光下,它嫩黄的芽上,已泛出一汪淡绿来。渐渐地,抽叶了。渐渐地,叶片丰满起来。三五日之后,我在它丰满的叶片间,居然寻到了花苞苞。它是什么时候打苞苞的呢?不知。生命的成长,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完成的,让人惊叹。
    我数了数,一盆里有花苞苞四个,一盆里有五个。它们起初不过绿豆儿大小,像极了爱玩捉迷藏的孩子,躲在叶片下,躲过我们的视线,一个人低了头在那儿哧哧笑。后来,“绿豆儿”一点一点膨胀,鼓鼓的,像怀了孕的妇人。里面的孩子迫不及待要出来,撑不住了,就快撑不住了。
    这之后的一天,我晚下班,刚刚推开家门,冷不防的,就被馨香抱了个满怀。我连忙跑去窗台边,两只“田螺”里的水仙,已全然绽放。花朵紧挨着花朵,气息甜美。它们粉着一张小脸蛋,翠衣翠裙,于凌波之上曼妙。
    我的脑中不由得跳出黄庭坚夸它的话:“借水开花自一奇,水沉为骨玉为肌。”果真是水沉为骨玉为肌啊!柔嫩的花瓣,恰如水做的骨肉、玉雕的肌肤。凝视的眼神一醉再醉,索性把它捧至床头,睡里梦里,便都是它的香了。
    看过有关水仙的西方传说,说水仙是由一孤芳自赏的少年变的。少年生得英俊飘逸,他非常爱惜自己的容貌,常常临水自照,把自己当花一样欣赏。一天,他又在河边揽水自照,却不幸溺水身亡。他死后,魂魄不肯离去,遂变成水仙。
    我喜欢这个传说,少年终于圆了他的梦。从此,他的美与水共存。
    然水仙又不单单在水里面才能生长。一次,在一家花店,我看到许多水仙被装在泥盆里,妍妍而开,模样娇憨得很。仿佛仙子落凡尘,别有一番风韵。问及,说是把开过的水仙,连根埋到土里,来年的这个时节,它会重新长出来。
    回家,半信半疑地,把开过的水仙,埋到屋角后。一年的时间,早已淡忘了这样的事,根本就没留意过,那屋角后的泥土里,原是埋着水仙的魂的。某天下班归来,鼻翼处突然绕了馨香,缕缕不绝,在冷而湿的空气里飘拂。
    寻去,屋角处,不知何时,水仙已亭亭。像邻家的小女孩,于不经意间,就长成了一个窈窕的大姑娘了。
    任性的水仙
    每年冬天,我都会去街上,买上一两盆的水仙回来长。这几成惯例。
    倘若哪一年忘了买,心里会极不踏实,总觉得家里少了点什么。即便是到了年脚下,也还是要专门跑出去一趟买。满街的水仙都长高了,都打花苞苞了,有好多的都盛开了。花贩数着花朵卖。看,这棵上有五朵花苞,这棵上有六朵花苞。你真会挑,这么多花苞苞啊,搁家里,开起来多香哪。一朵三块钱,三五一十五,三六一十八,啊,算便宜点给你吧,两棵你就给三十块钱好了。花贩舌灿若莲。
    我持着花,犹豫着,都长这么高了!都长这么高了!心里惋惜着。
    我其实,更想买到水仙花球,回来慢慢长。
    水仙花球很像一个谜。不,不,它就是一个谜。你根本不知道它紧裹着的小身体内,到底藏着几朵花的梦。你把它养在一杯水里。装它的容器是不择的,用碗,用纸杯,用罐头瓶子,它都能很快驻扎下来,随遇而安,苦乐自知。
    然后,你基本上不用管它了,任它自个儿倒腾着去吧。记起它的任性的水仙时候,就去看看它,你也总能碰到小欢喜。昨天看时,它冒出两颗小芽芽了。今天再去看时,它已抽长出枝叶。枝叶也就开始疯了般地长,越长越密,越长越肥,越长越高。它走过它的童年、少年,直奔着花样年华而去。
    花骨朵是什么时候打的?那完全是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偷偷进行着的,你竟说不清。等你发现时,肥绿的枝叶下,翡翠珠儿似的花苞苞,已在一眨一眨地看着你。这也没什么可遗憾的,唯有这说不清,才叫人惊喜吧。是不请不约的意外相遇。
    到这个时候,我以为,水仙已度过它最好的前半生。接下来,毫无悬念可言了,每朵花苞苞,都会怒放,都会香得透心透肺、淋漓尽致。
    它香起来的时候,我就有些忧愁了,是美人迟暮,想留也留不住。好在还有来年可等,来年,它又是好花一朵朵,开遍寻常百姓家。
    以前我在乡下小镇生活,认识一个老中医,他特爱长水仙。每年冬天,他家堂屋的条几上,一溜排开的,全是水仙花,足足有十多盆。他的水仙长得特别,像专门挑拣过似的,有型有款,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葱绿的枝叶,托起小花三五朵,幽幽吐香,脉脉含情,真正是当得了诗里面夸的“凌波仙子生尘袜,水上轻盈步微月”。
迪士尼彩乐园    问他讨过经验。他说,水要适度,阳光要适度,营养要适度。这“适度”,不是人人都能掌控的。我家的水仙,也便还是由着它的性子长了,乱蓬蓬的一堆叶,乱蓬蓬的一团香,失了仙气,倒像一率真任性的乡下疯丫头。这样也好,它保持了它最原始的本真。(P2-5)

 
吉利彩票开户 红牛彩票开户 广发彩票 状元彩票平台 桔子彩票官网 博发彩票开奖 福建11选5 迪士尼彩乐园平台 迪士尼彩乐园网址 帝皇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