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彩乐园

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迪士尼彩乐园文 学 > 中国文学 > 迪士尼彩乐园中国文学-散文

海神的肖像(渔民画考察手记)

  • 定价: ¥58
  • ISBN:978753407555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人美
  • 页数:227页
  • 作者:盛文强
  • 立即节省:
  • 2019-08-01 第1版
  • 2019-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迪士尼彩乐园    这本书是考察手记、风俗考、图像志、民间故事、文学想象和历史碎片的综合体。本书的六个章节做了分工:《海神》记东海岛屿的海神家族,以及衍生出来的海神画像,这是渔民画的秘密传统之一。《素人之迹》写岛上画师与船体彩绘,他们的一生光华四射,却又籍籍无闻。《岛上偷活》中既有海岛现状的实地勘察,又有海岛渔业的历史考证。《读画记》侧重渔民画里那些美的瞬间。《问答录》则是渔民画家、老渔夫和美术工作者的口述。《岛屿故事集》是与渔民画有关的民间故事的重构。各章节之间平行推进,而又有互渗,以期呈现渔民画的历史脉络与精神图景。

内容提要

  

    位于东海之滨的舟山,是中国第一大群岛,也是世界著名的渔场。这里休养生息着一群纯朴的渔民画家,他们用大海的天真纯朴和无限的想象,把美好的愿望以及真挚的情感,通过一幅幅奇趣构思的斑斓图画表现出来,具有极高的欣赏价值。

作者简介

    盛文强,1984年生于青岛。近年来奔走于渤海、黄海、东海和南海之间,致力于中国古代海洋文化研究,兼及海洋题材的跨文体写作实践,著有《半岛手记》《海怪简史》等。

目录

海神
素人之迹
岛上偷活
读画记
问答录
岛屿故事集
后记

前言

  

    东海之中,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碧色岛屿。那些绿是包裹在岛屿身外的植被,阳光照在叶片上,光斑跳跃。岛屿坚硬的石质内核隐而不见,草木织就的外壳轻盈而又躁动,到了夜里,仿佛猛兽翕张的皮毛,它们在黑暗中保持着警觉。
    在看不见的水面以下,岛屿的根系直达海底,与大陆架相接。岛屿来自深渊,也是深渊的一部分。它们诞生于一万五千年前,原是冰川运动后侵蚀出的山丘,后来海水上升,变成一丛密集的岛屿。东海岛屿若论数量之多,当以舟山群岛为最。
    舟山群岛保留了海洋文化的隐秘传统,还有古老的风俗与神话。近十年来,我频频往来于舟山群岛的千余个岛屿之间,做一些田野考察的功课,并整理口述史,搜集民间故事。在此期间,我结识了几位会画画的船老大,由此接触到渔民画。
    渔民画的源头可以上溯到明清时期的渔船彩绘,以及神像、旗帜、服饰纹样,其中暗含着古越人的精神图腾、失落已久的民间元气。其作者多是没有受过美术教育的渔家子弟,他们拿起画笔时,几乎不假思索,渔船、网罟、海怪、大鱼,这些意象频频出现,这是岛屿常见之物,岛屿的日常即是传奇。
    那些年,船把他们带到不为人知的所在,回返之后他们便讲起了来自异域的传奇。渔民身上都带了些海外见闻,他们心念中的世界是无尽的。他们从岛屿出发,从高处到海面,再由海面潜至海底捕捉海物,在垂直方向上经历了巨大的落差,这使他们摆脱了土地。海上行船可到万里之遥,时间仿佛无休无止,新的空间在他们面前徐徐展开。海洋环境使他们更接近于四维生物,个体生命也因此而辽阔。渔民画所传达的神秘与热烈,正是海岛渔夫的精神属性。
    于我而言,这本书是考察手记、风俗考、图像志、民间故事、文学想象和历史碎片的综合体。本书的六个章节做了分工:《海神》记东海岛屿的海神家族,以及衍生出来的海神画像,这是渔民画的秘密传统之一。《素人之迹》写岛上画师与船体彩绘,他们的一生光华四射,却又籍籍无闻。《岛上偷活》中既有海岛现状的实地勘察,又有海岛渔业的历史考证。《读画记》侧重渔民画里那些美的瞬间。《问答录》则是渔民画家、老渔夫和美术工作者的口述。《岛屿故事集》是与渔民画有关的民间故事的重构。各章节之间平行推进,而又有互渗,以期呈现渔民画的历史脉络与精神图景。
    另外,本书对渔民画的界定是广义的,并非特指现代民间绘画,也包括来自古代传统中的东海民间渔绘。在渔民画的方寸之间,古老的基因仍在传递。
    是为序。
    盛文强
    二〇一八年岁末于青岛

后记

  

    对渔民画的兴趣,源自多年前的一次出行。那时我还在报社的格子间里终日劳作,耗费了大把的时光。如今看来,当年的碌碌无为已经显得不可饶恕。后来我选择了离开,又到舟山群岛游荡了很长时间,这些经历后来成为重要的写作资源。
    在东海,看了不少渔民画,走访了一些画画的渔民,得到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形成了这本书的雏形。之后又有多次去海岛的机会,这个题目也在几年中逐步丰富起来。后来又增添了一些图像史方面的考证,从历代流传至今的图像史料中找到了东海民间绘画的踪迹,现代的渔民画可以纳入这个体系之中,成为其中的一环。
    对渔民画的选择,我更倾向于非专业背景的渔民之作,也即所谓的“素人艺术”,他们的作品包含着原始的莽力,以及单纯清澈的人类精神。素朴的感情给人带来的触动是长久的,他们线条大开大合,用色猛烈,看似拙陋,实则有一种真诚的力量,直抵内心。他们所要呈现的,是心念中的世界。在与海洋相处的几千年中,整个族群面向海洋的思考,都借他们之手表达出来了。
    写这本书的动力,全然来自兴趣,是个体行为,与当地政府无关。渔民画中有一些优秀之作,是元气充盈的民间艺术,凭直觉进入图像,从中可以看到古代船绘的余絮,这是值得珍视的民间传统,但也有一些是文化工程催动之下的不成熟之作,许多受过学院教育的年轻人加入到渔民画的创作中来,做出了甜熟甚至卡通的产品,实际上已经偏离了民间绘画的本意,是值得警惕的。
    在这本书里,我选取的多是颇有可观之处的作品,尤其是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作品。我更愿意将渔民画视为一种民间力量的集束式爆发,是海洋民间艺术中的奇葩。
    物以稀为贵。随着年纪的渐长,越来越讨厌浮浪之辈,那些天才的表演家标榜着自己不擅长的东西,作为一种自卑心理的补偿。当我看到渔民画时,便时常想起那些人的肤浅,更想起夸张滑稽的伪装,在表演者的身上看到的尽是时代的肤浅与急躁,艺术是难以轻易抵达的。在东海岛屿,和老渔夫做朋友,看到的是久违的真诚,这才是最可贵的品性。
    另外,本书的创作过程中曾受到了徐锋、李佛裔、周苗、牛鸿志等师友的帮助和指导,在此一并感谢。
    是为后记。
    盛文强
    二〇一八年岁末于青岛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海神
    早在一百八十年前,闽地渔民陈财伯乘船往东海捕鱼。船行至东海深处,不慎触礁沉没,船上众水手遇难,随着渔船沉人了无尽的深渊,海面在瞬间开裂又合拢。陈财伯机敏过人,船身大震之时,他已跳进海中。
    海水瞬间将他包裹。在扰攘的乱流中,他忽然感到身侧有一处海水波动异常,与其他方向的海水有着细微的差别,这意味着有一座大岛在那里。他分开波浪,一直游到了庙子湖岛¨’,碧沉沉的岛在海平面上露出脊背,动荡的海面上只有这座海岛是稳定的。大海到此止步,波浪冲刷着岸边的礁石,碰撞之后发出疲惫的长音,在他耳中聒噪不止。此后很长的时间内,波浪在他耳内盘旋,他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双脚踩住沙石的那一刻,他浑身脱力晕倒。倒地的刹那,海岛正围着他旋转,岛上的山峦摇摇欲坠。正在不堪忍受之际,满天星斗同时熄灭,随之而来的,是长久的黑暗。
    大难不死的陈财伯在岛上安顿下来。那天,潮水把他推到岸上,海水的冲刷也让他恢复了知觉,海岛的岸线曲折萦回,湾岙岬角密布,环岛一圈大约两个时辰。偶有渔船来岛上停靠,过往的水手还常看到陈财伯。或许是离开海岛过于容易,渔人本就是四处漂泊、逐鱼群而居的,因而陈财伯并不急于回返,谁料他竟然一直在这里度过了余生。
    庙子湖岛原本是一座无人居住的荒岛。机缘凑巧,陈财伯成了第一个来这里定居的人,他认为这是命运的指引。有了简易的房屋遮风挡雨,捕鱼的手艺还在,或许是从往来的渔船上获得了小型渔具,海滨的物产足够他食用。岛上风光奇秀,俨然世外桃源。
    夜里,陈财伯在海岛上点燃篝火,提醒渔民躲避岛礁。在黑夜中行船,尤其是没有月亮的夜晚,还有雨雾降临之时,水手们迷失了方向,没有标志物,只能靠摸索,这是最危险的时刻。陈财伯的篝火照亮了岛屿的轮廓,在火光的照耀下,岛上的山峦晃动着蠢笨的肉身,硕大而又孤单。近海的岬角也无处躲藏,沟汊闪着白光,海湾中的礁岩也都在海面上投下了锋利的黑影。过路的渔船见到了冲天而起的火光,又看到海上礁石密布,知道这里是险地,急忙转舵避开。(图1—2)
    陈财伯去世后,渔民们建了庙纪念他,在他的名字后加了个公字,尊他为财伯公,庙的名字就叫财伯庙。东海一带有“青浜∽。庙子湖,菩萨穿龙裤”的歌谣,传唱至今,说的就是财伯公的事迹。这个鲁滨逊式的渔民,在东海岛屿上充当着神明的角色。庙子湖岛是东极岛的主岛,在东海之东,原本它只是不为人知的角落,如今却因超然世外的美景而成为旅游的热点。登上庙子湖岛,仰望海岛的最高处,隐约有个人影在雾中出现,那是陈财伯手举火把的雕像,而这最高处就叫作放火山——财伯公当年放火之处。
    财伯庙在山中,金色的墙壁与佛寺相似,正殿中的财伯公身穿背心和龙裤,花白胡须垂在胸前,还是渔民的装扮。在人们心目中,他是一位当之无愧的“长年”——只有经验丰富的老渔民,才会获得这样的称号。陈财伯就长眠在山上,荒草摇曳,墓园面对海湾,日夜守护着往来的船只,人们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他。
    熊熊火焰已经熄灭,如今的渔船有了卫星导航,闪烁的屏幕上可以看到渔船所在位置,可谓精准,又有天气的动态可供及时查看。人们早已告别了靠火导航的时代,对财伯公的敬重却并未削减,在风云变幻不定的海面上,财伯公仍是渔民的心灵寄托。归航的渔人在春寒将尽、黎明欲来的时刻,看到山顶的财伯公出没在雾中,心中便觉安稳。P1-3

 
河北11选5走势图 吉利彩票开奖 上海快3开奖 状元彩票开奖 大象彩票计划 大象彩票登入 吉利彩票计划 博发彩票APP下载 快3平台 状元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