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彩乐园

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82年生的金智英

  • 定价: ¥45
  • ISBN:978722115315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贵州人民
  • 页数:181页
  • 作者:(韩)赵南柱|译者:...
  • 立即节省:
  • 2019-09-01 第1版
  • 2019-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以《请回答1988》般真实、日常的叙事风格,呈现一位三十六岁平凡女性人生中的各种问题。
    老一辈人的重男轻女;性骚扰问题和对受害者的“荡妇羞辱”;职场中男女同工不同酬;对全职母亲的苛责;女性就业歧视;单身女性面临的婚姻和生育压力。
    亚洲10年来少见的现象级畅销书,在韩国销量突破100万册。韩国书店联合会评选2017年最佳小说,作者赵南柱被授予“年度作家”殊荣。每50个人就拥有一本。有读者说“这不是一本小说,这是我的人生报告书”。
    简体中文版特邀请青年艺术家绘制7幅走心插画,每一个场景,都是女性的典型困境。
    “金智英现象”也蔓延到整个亚洲
    日本版2019年1月上市3天加印4次,不少书店出现大范围断货,上市仅3个月销量已突破13万。繁体中文版数周雄踞博客来总榜TOP。10,在豆瓣评分8。4,想读+在读+已读数已破3168。

内容提要

  

    金智英,平淡无奇的名字,按部就班的人生,但总有一些小小的尖刺悄无声息地刺痛她。为什么身为女孩自然而然需要会做家务,弟弟却可以远离厨房,上小学后被同桌男孩欺负,非常困扰,老师却笑着说“那是因为喜欢你”;乘地铁时被咸猪手摸,不知如何反抗只好忍气吞声,工作第一年不得不应付客户的劝酒;报考大学专业时家人建议“女孩子还是当老师最好”,职场上发现高管中几乎都是男性的影子;结婚后马上被全家人催生,然后因为家里老人无法带孩子,顺理成章就辞了职成为全职母亲……

媒体推荐

    看着金智英的人生故事,仿佛看见了自己的未来,因为知道自己一定也难逃这样的命运,所以读着读着默默流下了心有不甘的眼泪。这个世界一直在不停改变,但是要等到身为女人的我能彻底立足的世界到来,恐怕还有一段路要走。
    ——韩国读者
    我竟然花不到一天就看完了她的一生,因为那是非常熟悉、几乎和我的人生一模一样的故事。那些婚前不知道、生小孩前不曾想过的郁闷与烦恼,以及可想而知的未来。这根本不是一本小说,而是我的人生报告书。
迪士尼彩乐园    ——韩国读者

作者简介

    赵南柱,1978年出生于首尔,梨花女子大学社会学系毕业。担任《PD手册》《不满ZERO》《Live今日早晨》等时事类节目编剧十余年,对社会现象及问题十分敏锐,见解透彻,擅长以写实又能引起广泛共鸣的故事手法,呈现庶民日常中的真实悲剧。2011年以长篇小说《倾听》获得“文学村小说奖”;2016年以长篇小说《为了高马那智》获得“黄山伐青年文学奖”;2017年以《82年生的金智英》荣获“年度作家奖”。本书是在2014年底发生的“妈虫”事件后,作者感到社会对女性、特别是身为母亲的女性的苛责,深受触动之下动笔写成。“妈虫”是结合英文“mom”和“虫”的韩文新造词,用于贬低无法管教在公共场合大声喧闹幼童的年轻母亲。这个新兴名词虽然用于指称部分管教无方的妈妈,但不分青红皂白使用在大部分母亲身上,造成了普遍的恐惧和伤痛。

目录

二〇一五年 秋
一九八二年~一九九四年
一九九五年~二〇〇〇年
二〇〇一年~二〇一一年
二〇一二年~二〇一五年
二〇一六年
作者的话
作品解析
你我身边的金智英——金高莲珠(女性主义研究学者)
译后记

后记

  

    我从小生长于韩国,在那里待了整整十七年,直到二〇〇五年秋天才来中国台湾定居,可以说深受韩国文化熏陶。金智英刚好和我一样生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虽然她是大我六岁的姐姐,但她的人生故事却丝毫没有令我感到讶异、震惊或者难以置信,甚至和我对韩国女性的角色认知毫无二致。
    她就像真实存在于周围的朋友、姐妹、同事、邻居,那么平凡无奇、随处可见。她在书中呈现的人生遭遇,更是稀松平常到毫无爆点可言,不论是从小生长在重男轻女的家庭,还是在学校因为是女生而遭受不当苛责,以及“IMF时代”’导致许多家庭顿时陷入经济困难,女性得尽快步入社会分担家计,到后来这些女性进入社会以后,在职场中面临性别歧视、性骚扰、升职阻碍,最后为了结婚生子而不得不放弃自己辛苦积累的事业等,每一页、每个环节,都如实道尽了韩国女性从上一代到这一代,长期以来遭遇的不平等对待。
    与其说这是一本小说,不如说更像是某个人的人生写照,或者是一部纪录片,真实记录着社会各个角落依旧隐藏着的不平等;更可怕的是,许多韩国女性甚至是在读了这本小说后才意识到,原来许多事情其实是不合理、不公平、存有性别歧视的,换言之,她们早已习以为常,打从一出生就受到这样的对待,所以一直没有意识到有什么问题。
    许多读者(包括我自己也是)一直到最后一页都很期待金智英会不会来个人生大逆转或大突破,期盼着她最后可以勇敢地追逐自己的梦想或者为自己发声,来点正面、积极、励志的内容,好让我们在这充满无奈的现实中看见一线希望,结果很可惜,并没有,她的人生都在我们可预料的范围内,毫无意外;而这也是阅读完这本小说之后最令人难过的地方——金智英没能走出一般韩国女性的命运。
    然而,很显然,金智英的遭遇并不仅限于韩国这个地域文化圈,实际上,在早期华人社会里也一直存有男尊女卑、男主外女主内的风气。早期的欧美国家的女性同样有着和男人地位悬殊的问题,当今世界上有些国家甚至对女性的态度和观念仍旧极度保守,限制重重,只是环境背景不一样、问题改善速度不一样罢了。
    随着时代进步,男女教育程度相当,女性社会地位逐渐提升,薪水收入与男性不相上下,各种法律面、制度面也都看似开始保障女性权益,但是实际探究日常,某些行业类别、人与人之间的互动,都还是存有对女性的诸多限制、歧视,尤其是面临结婚的男女,不论婚前还是婚后的大小事,都可以明显地看出这个社会依旧普遍存在着对男女的刻板印象。
    个人很喜欢作者处理金智英婚前至婚后的心理转折部分,刻画得极其细腻,道尽了许多职场女性步入婚姻的心路历程,从与先生讨论该不该有小孩时起的争执,担心着自己即将失去青春、健康、职场,以及同事、朋友等社会人脉,还有人生规划、未来梦想等种种,到怀孕后不得不放弃一切、为了孩子把自己关人家庭,以及成为新手妈妈后遭遇的各种不当对待,不免为她感到心酸,那段内心挣扎与煎熬,相信不只是韩国读者,中国读者一定也能感同身受。 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老医生对她说:“现在洗衣服有洗衣机,还有吸尘器不是吗?现在的女人到底有什么好辛苦的?”于是金智英心想:以前还要一份一份地翻找患者病历、手写记录和开处方,现在的医生到底有什么好辛苦的?以前还要拿着纸本报告书去找主管签字,现在的上班族到底有什么好辛苦的?以前还要用手插秧、用镰刀收割水稻,现在的农夫到底有什么好辛苦的……却没有人会这样说。不论哪个领域,技术都日新月异,尽量减少使用劳力,而唯有“家务”始终得不到大家认同。读到这里我简直点头如捣蒜,许多男人会用“我都有帮你做家务、我都有帮你顾小孩”来捍卫自己的立场,殊不知光从“帮你”两个字就可以看出,他们普遍还是认为家务、育儿乃女人之事;从百货公司的尿布台往往设在女厕一事,也可看出同样的思维方式。 在韩国,许多人为这本书贴上了女性主义标签,有女明星甚至因为表示自己读过这本书而引发韩国男性的强烈不满,惨遭攻击,也有人刻意将这个主题改写成男性版,试图引发男女对立。读者们纷纷呼吁,希望不要再让一九八二年生的金智英陷入绝望,而阅读这本畅销书的主要读者群也为女性,上述这些都一再显示韩国社会仍需加紧脚步改善性别歧视问题。我不禁想起艾玛·沃特森(Emma Watson)曾在国际妇女节这一天所说的话,她重申自己的核心理念:“争取的不是女权,而是两性都能自由。”并清楚地指出“女性主义从不等于厌恶男性,但凡相信平等的人,都是女性主义者”(Feminism is not about manhate,it's really not.If you believe in equality,you are a feminist)。这段话言犹在耳,期盼这本书在华人圈能有更多男性读者,让男性对女性的处境能够有所了解,相互体谅,帮助彼此。 五月,一个属于母亲的月份,正适合好好阅读这本讲述女人的故事。衷心期待这个世界会变得更美好,男女也不再成为某些事物的筛选条件;而这需要女人的自觉与男人的换位思考,通过阅读这本书,先跨出第一步吧!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金智英,现年三十四岁,三年前结了婚,先生叫郑代贤。两人去年生了女儿,取名郑芝媛。他们一家三口住在首尔郊区八十平方米的公寓里,房子是以全租的方式承租的。郑代贤任职于IT界的某个中型企业,金智英则在一家小型公关代理公司上班,后来因为小孩出生而离开职场。郑代贤每天都要加班到凌晨十二点,周末也要上一天班。金智英的婆家远在釜山,娘家经营了一家小餐厅,所以育儿的大小事都得亲力亲为。今年夏天郑芝媛满周岁以后,她就把女儿送进了社区一楼的家庭式托儿所,只托育半天。
    郑代贤第一次察觉到金智英的异常是在九月八号,他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那天正好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白露。郑代贤正吃着吐司配鲜奶,金智英突然走向阳台,将窗户全部打开。早晨的阳光耀眼灿烂,但是窗户一推开,微凉的寒意还是马上飘到了餐桌。金智英缩着肩膀,走回餐桌前坐下,说道:
    “我才想着最近早上的风变大了,原来今天已经是白露了啊!看来金黄色的稻田上,又会挂着晶莹的露珠喽!”
    郑代贤觉得妻子的口吻活像个大婶,扑哧笑了出来。
    “你在说什么啊,怎么口气跟你妈一模一样!”
    “小郑啊,以后出门要记得带件外套,早晚变凉了啊!”
    直到那时,郑代贤都还以为妻子是在跟他闹着玩,因为她模仿岳母实在惟妙惟肖,尤其是每次只要有事要吩咐或叮嘱都会稍微眨一下右眼,以及称呼女婿为“小郑”时一定会拉长音的这些细节,都学得很到位。虽然金智英最近可能因为厌倦了育儿生活,经常会放空发呆,或边听音乐边流泪,但她原本性格非常开朗,有时还会模仿电视节目里的谐星,把丈夫逗得捧腹大笑,因此郑代贤没想太多,抱了妻子一下便出门上班了。
    那天傍晚,郑代贤下班回到家,金智英与女儿早已在床上熟睡,母女俩都吮着大拇指。郑代贤站在原地看了她们许久,觉得可爱又好笑,然后试着将妻子的大拇指从她口中慢慢拉出。金智英像个婴儿一样,微吐着舌头维持吮拇指的嘴型,咂了咂嘴便又陷入沉睡。
    几天后,金智英突然说自己是去年才过世的社团学姐车胜莲。车胜莲是郑代贤的同学,也是大金智英三届的学姐。其实郑代贤和金智英是同一所大学的学长和学妹,也加入过同一个登山社,但他们在大学时期从未见过彼此。郑代贤原本打算继续攻读硕士,因为家里出了点状况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他读完大三才入伍。,退伍后又休学一年,回釜山老家打工赚钱。金智英正是在那段时间入学并加入登山社的。
    车胜莲本来就是个很照顾学弟学妹的人,又因为金智英和她一样其实没那么喜欢登山,两人自然走得更近,即使毕业了也依旧会联络和见面。郑代贤与金智英初次相遇,是在车胜莲的婚礼上。车胜莲在生二胎时因羊水栓塞不幸过世了,当时金智英正处于产后抑郁期,得知这个噩耗之后极度难过,甚至连日常生活都受到影响。
    那天,女儿早早入睡了,郑代贤和金智英难得可以对坐着小酌一番。一罐啤酒喝到快要见底,金智英突然拍了拍丈夫的屑膀。
    “代贤啊,最近智英可能会有些心力交瘁,因为她正处在身体渐渐恢复、心里却很焦虑的阶段。记得要经常对她说‘你很棒’‘辛苦了’‘谢谢你’这些话。”
    “你怎么又用别人的口气说话啊?好啦好啦,金智英你很棒,辛苦了,谢谢你,爱你哟。”
    郑代贤轻捏了一下妻子的脸颊,觉得她实在太可爱了,没想到金智英脸色一沉,愤而拨开丈夫的手。
    “你还把我当成二十岁的车胜莲啊?那个在太阳底下发着抖向你表白的车胜莲?”
    郑代贤顿时全身僵住,什么话也说不出口。这已经是快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两人站在夏日阳光晒得发烫的操场正中央,周围什么遮蔽物都没有。他已经不记得当初怎么会站在那里,总之是巧遇。车胜莲满头大汗、双唇颤抖着表白说她喜欢他,而且是非常喜欢。郑代贤听了,面露难色,车胜莲一看他这样,立刻打了退堂鼓。
迪士尼彩乐园    “噢,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今天就当作什么话也没听见,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会像以前一样以朋友的身份对待你的。”(P3-5)

 
博发彩票开户 桔子彩票平台 吉利彩票计划 内蒙古快3 吉利彩票开奖 快赢彩票 状元彩票开奖 桔子彩票网址 桔子彩票平台 迪士尼彩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