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彩乐园

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破城

  • 定价: ¥28
  • ISBN:9787533956073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文艺
  • 页数:217页
  • 作者:陈书缘
  • 立即节省:
  • 2019-03-01 第1版
  • 2019-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是高中生陈书缘创作的长篇架空小说,讲述了女主角千陶非不断历练成长的故事。作者采用三线并叙的手法,使小说情节张弛有度、悬念迭起,刻画了主角由爱闯祸、不服输的小女孩蜕变为有胆气、有魄力、顽强坚毅的女将军的历程。

内容提要

  

    千陶非出生于制瓷世家,拥有罕见的溟系仙术,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开始研习阵法,能力不断提升。后来,她所在的迟国与衡国交战,她凭借高超的战术,晋升为将军,虽然遭遇围困,但最终破城而出,战胜了敌军。作者用细腻流畅的文笔书写了三个交错的时空,将一个不服软的小女孩成长为巾帼英雄的传奇故事娓娓道来。

媒体推荐

    作者用细腻流畅的文笔书写了三个交错的时空,将一个不服软的小女孩成长为巾帼英雄的传奇故事娓娓道来。掩卷之后,不禁羡慕主角获得的重新审视自己的机会,我们是否也能不断历练,蜕变为更好的自己呢?
    ——腾讯影业制片、青年编剧  赫舍里静
    小说的结构让人眼前一亮,三线并行的叙事方式对作者的情节架构能力有极高的要求。小说从主角人生的三个时间点切入,三条线互相交织、相辅相成,随着主角记忆的恢复,一个纷繁复杂的世界缓缓展现在读者面前。
    ——编剧  徐梦佳
    看到陈书缘的新作,我特别惊讶于她的进步之快。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新锐写手大赛的颁奖现场,其他获奖者都难掩兴奋的神色,只有她安静地坐着,捧着一本书看。难以想象,这个安静的女生爆发出了如此惊人的创作能力,相信她会写出更多更优秀的作品。
    ——《中掌生天地》编辑  史申

作者简介

    陈书缘,笔名棂汐,2001年12月出生于浙江嘉善,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从六年级开始尝试创作,希望用文字搭建自己的王国,有多篇散文发表于各类报刊,已出版《年复一年你在身边》、“星辰夜空”系列校园魔幻小说、《隐藏任务》等作品。曾获第十届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一等奖、第四届“《中学生天地》杯”作文大赛一等奖、“浙江省十大校园新锐写手”、“浙江省少年文学新星”等荣誉。

目录

楔子
临春城·珊阑
精关城·醒转
越城·激进
临春城·触摸
横关城·探寻
越城·入瓮
临春城·蝶钗
横关城·不安
赵城·安雯
临春城·伏笔
横关城·发现
越城·思绪
临春城·底线
精关城·破境
越城·前秦
临春城:追溯
精关城·归来
越城·背影
临春城·因果
精关城·惊悟
越城·决策
临春城·终究
精关城·落定
尾声
搁笔谈

后记

  

    读完《破城》后,读者们可能会觉得女主角的名字有点怪,“千陶非”三字的排列似乎并不很顺口,也说不上有什么寓意。我自己也遗忘了这个怪名字的由来,但这却是我自三年多前就开始构思这部小说的唯一证据。我将它称作“活化石”。
    如今的《破城》和最初的构想已经是完全不同的故事了。那时候我读初一,突然很单纯地想写一个“花木兰的故事”,随便想了想又搁置了。过了一年,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严肃地将创作这个故事提上了日程,从此便煞有介事地准备起来:买了一大堆关于历史、战争、冷兵器之类的书(不过大部分都没看),一天到晚编造奇奇怪怪的情节和奇奇怪怪的人名(月下、临天二姓就是那时候想的),还一遍一遍地讲给同学们听,把他们弄得神经衰弱。不久前,我无意中翻出了那时候的记录本,惊觉当时认为好有道理的情节居然如此雷人,听我编故事的同学们真是辛苦了。
    后来,随着知识的积累和认知的提高,我一点一点删改了雷人的第一稿情节,又编了很多很多写不进主线情节的故事。我从骨子里向往小说般传奇的生活,因而热衷于将那个神秘遥远的世界和现实生活联系起来。比如迟国皇室姓史,正是由于当时我们的班长姓史,迟仁宗便是以她为原型的;衡国皇室姓黄,正是因为我们的前任班长姓黄;小说里提到的“包神尊”,则是班里一个神神叨叨的同学的外号……由此便不知不觉衍生出了那么多支线情节。初中的时候,“迟仁宗”排队排在我前面,排队去吃饭时我便常常钩着她的脖子大谈特谈迟仁宗的故事。某天突然告诉她“你有三个儿子”,过几天又突然告诉她“你喜欢给别人起外号”或是“你家大儿子娶了男主角的姐姐”之类的。讲着讲着,迟国皇室家谱、皇室秘闻什么的就都全了。
    而如今的《破城》,成形在我传奇的九年级。
    那一年,不知怎的,我突然觉得要是考不进一个好学校很没面子,于是前所未有地发愤图强起来。那一年真的像是一场战役,我从一个排名在一百五到两百五之间波动的平庸学生战斗成老师口中逆袭的典型。千陶非的故事也开始突飞猛进地完善起来:她儿时是个爱闯祸、不服输的小女孩,长大后变得成熟、有胆气、有魄力、能自持。她特别坚忍,特别顽强,她是我当时希望成为却成为不了的自己。我们相互激励,同舟共济。因为我在战斗,所以她也要战斗;我遇到挫折,她也得吃好些苦头;我梦想着成为学霸,她则必须有个当将军的梦想。反之,因为她在战斗,所以我也要战斗;她那么倔强,我也不能放弃;她那么要强,我也不甘示弱……
    我的性格渐渐地朝千陶非的性格设定靠近,朝那个绝对坚毅的形象靠近。我在那一年从以前的班级长跑倒数第三,一跃成为全班第三个得到长跑满分的女生,不得不说是受了这个目标形象的激励。
    但永不言败的千陶非还不是如今的千陶非。
    我已经在多篇作品中提到过自己提前招生考试意外失利的事了,这里依旧要重提。简单来说,就是一次非常重要的考试,我考砸得非常离谱,被严重且持久地打击了。现在回想一下,突然觉得上天让我受到这次打击不是没有道理的,可以说它在很多方面都打通了我堵塞已久的穴道,比如对千·陶非这一形象的看法。 千陶非依然很勇敢,但曾经也屡次逃避。 依然很强悍,但那只是她要面子,内心说不定早已溃不成军。 依然很坚忍,但不是单单为了她自己的尊严。 依然很倔强,但也已经在理智的驱使下学会放手。 …… 我突然意识到,写作其实是为了自省。 那个四月,她和我一起长大了。 《破城》的雏形也终于大体具备了。主角不再是客观上偶尔受挫,精神上一往无前,而是多次受到精神的冲击和内心的拷问,最终不再逃避,直面过去,在与当年极其相似的情境中觉醒,并做出与当年截然不同的选择。 我对千陶非的故事一直以来的设定是写三卷,但写的过程中又觉得三卷拖沓烦琐,便改成了三线并叙。临春城一线随着女主角记忆的恢复展开,风格灵秀,但带有女主角回忆的主观色彩;越城一线以沈恕为主要视角,默默地与另外两条线缝合成整体;横关城一线是女主角的现状,也是她失忆后从局外人的角度重新自省的关键的心理斗争场所。其中,沈恕的存在无疑极其特殊。 从小说的结构和沈恕的作用来看,沈恕无疑算是最重要的配角;从情感上来看,又是令人扼腕叹息的男二号。他英俊、缜密、靠谱、无所不能,可偏偏又总带着淡淡的自卑,总觉得自己还不够好,太优柔寡断、太平庸,在聪慧坚毅的千陶非和理智大胆的月下无端旁边就是个陪衬。然而别人对他的看法却同他自己的很不一样。月下无端评价他“那样令人嫉妒的一个人,性格却偏偏好到让人恨不起来”,临天纵横千方百计要策反他,韩将军无比器重他。我想,沈恕正是因为他客观到近乎苛刻的自省而令人尊敬,同时更加真实。 我从千陶非身上学会自省,并希望沈恕可以让更多的人学会自省。 顺带一提,沈恕这一角色的构想也很有趣。九年级的时候,我右手边隔过道坐了一个男生,他姓名拼音的缩写是SSL,他一直问我能不能把他写到小说里去。 我说可以啊,你想要什么样的形象呢?他说要帅要厉害要怎么怎么样。我说好啊,但是又开玩笑说这么优秀的人我得把他写死。 SSL同意了!并提出要为之安排一个壮烈的结局。那个创造出来就是为了阵亡的壮士被我叫作沈恕,取了SSL名字的形变。 然而沈恕最终靠他不断自省的缜密性格为自己赢得了生路。沈恕死到临头,我突然觉得以他的性格不应该就这么简简单单地战死。最终沈恕成功地在我的笔下自救了。 说了千陶非和沈恕,不说说我们名正言顺的男主角月下无端似乎有失偏颇。如果说是千陶非激励着我和她一起成长起来,那么月下无端便是我无论何时想起来都会微笑的哥们儿。他的性格像天窗一样敞亮坦荡,同时又不乏理性和自持。真的追溯起来的话,他大概是我在自己原本的性格基础上加工打造的。我总说这家伙最像我嘛。这么一个可爱又靠谱的家伙,又身为女主角的真命天子,把整部小说的色彩都提亮了,原本严肃紧张的情节忽就多了一丝天真的浪漫气息。 他关心千陶非,却不会以此为借口禁锢她的自由,而是永远站在她的身后,对她表示信任和支持。他有作为未婚夫的立场和尊严,却不会因此而无条件地与千陶非同生共死,而是以理智为标准,选择对自己、对千陶非、对国家最为有利的一条路,如果知道自己会成为她的掣肘,他也会决然离去,任她独自涉险。当他认为自己需要涉险的时候,他自然也不会含糊。我喜欢他这样的性格。 至于他俩那看起来很有故事的三个孩子,月下谙、月下姝、月下骁,我只能说我自己心里也没有底稿。反正坑已经挖在了这里,我可能会填,可能不会填。谁说得准呢,《破城》不也跟三年半前截然不同了吗?如今的《破城》,不正是各种机缘巧合的最终产物吗?就暂且听任这个坑在地里挖着,就算不播种,也总能长出什么来的。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楔子
    这是千陶非第三次见到这样的霞光。
    第一次是在五年前的临春城,剪影勾勒出远方的形状;第二次是在两年前的越城,那次的剪影是一片重重的城墙……千陶非一边飞奔上石阶,一边在视野中搜寻可能出现的剪影。可无论是远景还是近景,视野都不那么恰如其分,她只看到城墙上铺满熔化的金光。
    那支流矢的剪影就是在这时破空而来的,华美无上的天光犀利地裁出那锐利的锋芒。千陶非下意识地朝后仰去,脚下湿润的苔砖破坏了本应由摩擦力维持的平衡。
    流矢的轨迹正好与她身形的弧度相切。
    当她的头颅重重磕在台阶上时,流矢也重新没人了金光。
    临春城·珊阑
    千暮山从书柜顶端找出了那块小小的通明玉。因闲置已久,通明玉已然蒙上了尘埃。他将左手轻轻覆上躺在自己右手掌心的玉块,两手之间似有风起,再将左手拿开时,通明玉又变得像水凝的那样清澈透明。千暮山把通明玉举到眼前,对着窗子,透过它可以看到窗外的天光和影影绰绰的春山。
    “握住它。”千暮山对面前的小姑娘说。小姑娘伸出右手就要来抓,千暮山却轻咳一声:“用左手。”
    “可是先生说……”小姑娘还待争辩,抬头一见父亲异常严肃的神情,顿时又说不出话来,微微低下头用左手接过了通明玉。在她轻轻握住玉块的瞬间,通明玉发出了柔和的月白色光芒,玉的内部也似有浓浓的白雾缭绕……仿佛是一轮满月。
    千暮山沉默了,虽说心里早有了这个猜测,但当它被证实的时候,他依然感到有些无所适从。
    月白色……这是溟系仙术。
    面前的小姑娘千陶非眨了眨眼睛,她才七岁,丝毫不知道眼前的一切意味着什么。
    和所有孩子一样,千陶非在三四岁的时候已经依照惯例用通明玉做过了测试。因为测试仙术所用的通常都是惯用手,千陶非当时也就用惯用手右手握住了通明玉。千暮山清楚地记得当时通明玉中燃烧着的小小火苗。那火苗有些孱弱,泛着微微的蓝色,这说明千陶非的源系仙术天赋不佳。对此,他也没有多想什么,仙术方面的天赋是受之于天的,是好是坏都听天由命。可是,他从来都没有想到,女儿的身体中居然同时容纳了两种不同的仙术。
    绝大多数人所持有的都是源系仙术,也有少数持玄系的,但溟系仙术的例子,他只有在史书上见过寥寥几句描写。他又迅速瞟了一眼女儿,若不是这丫头……她的溟系仙术还真不一定在什么时候被什么人发现……想到这里,千暮山的额头已经沁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约莫四天前,千陶非在外头玩耍的时候弄伤了脚。千暮山推测她大概又是在干一些不方便让父母知道的危险行为,所以才脱掉鞋子,以免别人从她过于容易蹭灰的鞋子上推测出一些事情。据说,千陶非是在没穿鞋的情况下踩到了一块尖利的石头,这才割破了脚底。
    鞋子上找不到证据,但伤口同样能证明她的所作所为。为了不让别人根据伤口再进一步做出对她不利的判断,这丫头还真就把自己受伤的事情硬瞒了三天。三天里,她都强忍着脚疼,装出一切正常的样子走路。她的姨妈刚病逝不久,丧礼都在这几天,长长的送葬路,她也居然这样走了下来。千陶非的两个丫鬟则成天被她支来支去,丫鬟们年纪也都不大,被这样一糊弄,一时没发现千陶非受伤的事。直到昨晚,两丫鬟一碰头,才发现了不对劲,进而逼得千陶非不得不“招供”。
    可依照她的描述,这伤口的愈合速度却快得不正常。几天前比铜钱还大上一圈的伤,现在竟然连血痂都剥落了一半。千暮山甚至还问过了当天和千陶非在一起的两个小伙伴关于伤口大小的问题,得到的答复也都是惊人的一致——是的,当时伤口足足有铜钱大。他不得不考虑到某种危险的可能性。
    于是,他拿出了通明玉,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为什么通明玉变成了白色?”千陶非问。她对几年前的那次测试还有印象,她记得当时通明玉中显现的是一小簇火苗。
    千暮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实话,拥有溟系仙术还真不是什么好事。史书上对溟系仙术的记载很含糊,大概说这种仙术具有“防御”“保护”的作用。溟系仙术因其稀有,关于其持有者的说法也是五花八门。有的说溟系仙术持有者的降生是不祥的征兆,有的说喝了溟系仙术持有者的血可以长生不老……总之,没有哪个传说对溟系仙术持有者是有利的。
    P1-4

 
桔子彩票平台 吉利彩票投注 博发彩票开户 大象彩票APP 迪士尼彩乐园 博发彩票开户 吉利彩票登陆 桔子彩票注册 上海11选5计划 迪士尼彩乐园